.:.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住家大美女(01-15) 作者:破锣米羞死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住家大美女(01-15) 作者:破锣米羞死
东门庆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1678
威望: 681 點
金錢: 5439 USD
貢獻: 512 點
註冊: 2015-12-08


住家大美女(01-15) 作者:破锣米羞死



1。租房

  话说湾区的房子真是太贵了,虽然本人也算是高薪了,但自从跟前妻离了婚,
除了自用的奥迪车,基本算是净身出户,所以一直攒不出首付来买房。

  今年夏天,首付凑够了,一阵头脑发热买了个房子。但后来发现,我远远低
估了上班通勤时间,离办公室太远了,这让我懊悔不已。还好房子离A大学不算
远,应该很好出租,干脆把房子租出去,自己还去租住在公司附近,方便上班。

  没想到,刚在论坛上发了帖子,论坛信箱就闪了,对方说是广州的一个大学
生要来A大学学习一年,被前一位房主放了鸽子,临时要找住处,很急。我给她
看了房子照片也介绍了情况,她很是满意,但听说我是男主人还单身,又有些犹
豫,我告诉她我本人会另有住处,准备再找一个女生和她合住。那女生动心了,
加了微信继续聊,小屁孩一个,没什么社会经验,当然我也不能骗她,按照市场
价大卧室900美金,小卧室750美金,估计她也想省钱,就应下了小卧室,
还转账交了月租金的定金,挺顺利。事后没事翻了翻她的微信朋友圈,都是美景
美食啊,少女范儿搞怪的大头照什么的,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

  也许我的决定太晚了,以后再没有找好大卧室的租户,就这么过了下半个暑
假,我工作上也忙的焦头烂额,也没有找到我自己想租的房子。

  快开学了,对方要是不联系我,我都快忘了租房这回事了。

  「叔叔,你好,我是要租你房子那个。」

  叔叔?我心想,我有那么老吗?

  「哦,你好,什么事?」

  「我安排的接机出了些问题,到时候能麻烦你到机场接我一下吗?」接着一
个不好意思的红脸表情。机场离我不近呢。

  「那你几点到?」

  「凌晨1点呢,真不好意思啊」又是一个卖萌的表情。

  我犹豫了一下,觉得拒绝有些不尽人情,回复说。

  「好吧,既然情况特殊,那我去接你吧」

  「那真太谢谢了!」连着三个作揖的表情。现在的小孩儿卖萌上瘾啊!

  2。初见

  转眼到了接机那天,小姑娘屡次提醒我不要忘了。那不能,我做事很靠谱的。
要说这国际航班带转机,晚点免不了,一直到凌晨3点多,才看到她拖着个行李
箱急匆匆的出来,跟我打招呼。乍一看,我还以为接错人了,手里的牌子一直举
着没放下。这姑娘根本一副假小子打扮,戴个不合时宜大帽子,宽边大框眼镜,
破烂烂的宽松牛仔裤加平底鞋。出来后一个劲的说不好意思晚了云云。看她表达
了歉意,我也不好说什么,就说飞机晚点谁也没办法。

  「你就一个箱子啊?」

  「是呀。我东西不多」

  「看你也就20来岁吧,请问芳名?」

  「我叫柳芳美」

  「芳美,芳美访问美国,挺合适的」

  「哈哈,还能这么解释呢」

  「叔叔,你怎么称呼?」

  「我姓李,叫我Jack吧,叫叔叔显得我太老了」

  「哦,行,Jack」

  小姑娘初次来美国,有些兴奋,一路上问这问那,我也知无不答,一来二去
熟络了许多。到家了,帮她搬行李,她不停的说谢谢。

  刚放好行李,小姑娘就问道。

  「叔叔,家里wifi密码多少?」

  现在小孩,不上网真是一刻也没法活啊。

  我告诉了她密码,问道。

  「你要给家里打电话吗?我这有IP卡……」

  「哦,不用不用,谢谢,我用微信跟我爸说一声就行了」。

  也是我真out了,现在国内微信都普及了,农村老太太都玩微信了。

  看着她边发微信,我问她。

  「是这样,我还没有找到人来住那个大卧室,你要不要升级?」

  我以开玩笑的口吻问道。

  「哦,我看这个小卧室也挺好的,先这样吧。」

  我又说。

  「另外,我也正在找我要租住的房子,差不多定了,还得在这多住几天,方
便吗?」

  小姑娘有些迟疑。

  「我在地下室住呢,凉快。」

  「哦,地下室啊,行吧」

  小姑娘看我见面以来,一直热心靠谱,挺爽快的就答应了。

  「那好,我明天带你转转,去趟超市认认路,以后还得靠你自己了。」

  「好好好,谢谢啊」

  「行,天快亮了,我得去睡会了。」

  「是啊,太耽误你了,不好意思啊」

  我回到房间躺下不久,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心想这小姑娘不懂事啊,
大晚上还洗澡不怕吵到别人。

  不知睡了多久,房间外面传来咚咚咚的声音,把我惊醒了,穿好衣服出来一
看。小姑娘正在厨房,看见我马上说。

  「哎呀,不好意思吵到你啦,我倒时差睡不着觉,饿死了,想煮点东西吃。」

  说着说着绕过了厨房操作台,我眼前一亮,小姑娘完全换了一个人。稍蓬乱
的长发,雪白双臂,纯白T恤衫勾勒出隆起的胸部,略宽松的睡裤掩不住修长的
双腿,连大黑框眼镜都不见了。

  小姑娘见我愣着,前凑了两步,双手一伸。

  「能不能帮个忙打开?」

  我一看,她手里拿着一瓶老干妈,显然刚才费劲敲它来着。我接过来,轻松
拧开,边笑着说。

  「你和昨晚看起来不一样了」。

  「哦,你是说眼镜吧,那个是假的,没度数的,我瞎带着好玩的」。

  「呵呵,真有个性。」

  「我冰箱里有菜有水果,还有方便面什么的,你随便啊」,小姑娘又说了几
个谢谢。我也回房间洗漱了。不知为何,刚才心里一阵怦怦跳,楼梯转处不禁回
头望了一眼,心想年轻真是好啊。

  洗漱完毕,我下楼看到小姑娘也吃完饭了,就问她想不想到处转转。她说好
啊好啊,我去换件衣服,说完窜上楼去。我烤了一片面包喝了牛奶,算是早餐了。

  过了好一会,小姑娘换好衣服下来了。我寻思怎么这么慢,原来是化妆了。
要说现在女孩子还真会打扮,本来就皮肤好,化了淡妆,换了紧身牛仔裤,扎了
马尾辫子,一双大长腿一览无遗,白色运动鞋,真是青春靓丽。

  我说走吧,先到downtown转转。她说,哦等一下,对了我去拿上相
机,手机照不好。转身蹬蹬上楼去了,那牛仔裤紧紧包裹的翘臀自然扭动,一双
长腿简直是对楼梯的蔑视。我一阵眩晕,似乎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TOP Posted:2017-10-16 14:23 | 回樓主
东门庆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1678
威望: 681 點
金錢: 5439 USD
貢獻: 512 點
註冊: 2015-12-08


3。熟悉

  市中心的繁华并没有让小姑娘吃惊,毕竟国内现在也是高楼林立了,倒是看
见蔚蓝的大海让她挺兴奋,不停的拍照。中午点快餐点餐的时候,她还能说流利
的英文,完全不像初来乍到的样子。不过她看起来没什么胃口,可能是对她来说
还是大半夜的缘故。

  吃完饭开车去大华超市。路上,我说你的英语不错啊,口语挺流利的。小姑
娘笑笑说,看美剧看多了,学了点儿。我说你喜欢看什么美剧?她说啥都爱看,
最喜欢权力的游戏,拍的太棒了。我说ValarMorghulis,我也喜
欢这部剧,有全套的高清资源呢。小姑娘说太好了,回头我拷贝一份哦。聊着聊
着,发现小姑娘哈欠不断,但既然到了超市,总还得买些东西。

  分头在超市逛了不一会,小姑娘过来说,我买好了,能不能先去车上呆着。
我说行,遥控远远的给她打开车门,我继续买一周要用的东西。等我提着袋子回
到车上,发现小姑娘已经在车上睡着了,我知道是时差来了,任谁也不能抵挡自
然规律。看着安详均匀的呼吸着,真不忍心打扰她。

  但是只要开动车,她就必须系上安全带,我犹豫了一下,怕点背遇上警察惹
麻烦,还是过去帮她系上。那一刻我和她的脸近在方寸之间,起伏的胸部,轻轻
的呼吸,和少女特有个香味,真让人迷醉。

  车都到家了,小姑娘还没醒来,我只好停车熄火等着。

  车内出奇的安静。

  小姑娘突然啊一声,睁眼醒来了,把我吓了一跳。

  「哎呀,我在哪儿呢?」一副懵B的样子。

  「从超市出来,你睡着了,就没叫醒你。」

  「哦哦,啊呀,我都睡蒙了」小姑娘回过神儿来了。

  「走,进屋吧」我提醒说。

  小姑娘嗯了一声,解开安全带,把东西拿进屋去。她没注意我给她系上安全
的带的事,看来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

  进屋后,我问道:「晚饭吃什么?要不这次搭个伙?」

  「谢谢,可我困死了,得先去睡会儿,你先吃吧,不用管我了」。说完就上
楼去了。

  也不知是什么一种动力,促使我尽心尽力的做了三个拿手菜,红烧鸡翅,麻
婆豆腐,芥兰炒牛肉。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醒来,就自己先吃了,留了一份给她。

  收拾停当,自己跑了一杯茶,坐在窗前就这么呆坐着。

  月光洒在院子里,屋外吱吱吱的秋鸣声,一片静谧,还有寂寞。但又突然感
觉不一样了,这栋房子似乎多了点人气。

  正兀自发呆,楼上有了动静了。不一会,小姑娘下楼来了,一副刚睡醒的样
子。看见我在客厅,跟我笑笑嗨了一声。

  「这都9点多了,就你这睡法,我看你时差倒不过来了。」我笑着说。

  她用手理了理乱发,显得很不好意思。

  「睡晕了我都,现在又饿了」,小姑娘走进厨房。

  我远远喊道,给你留着饭呢,在桌子上。

  厨房里传来哎呀一声,给我吓一跳。我走我去一看,小姑娘正好打开盖子,
回头看见我。

  「这真是给我留的吗?」小姑娘两眼放光。

  「是啊,这屋里有第三个人么?」

  「看着就好吃,那我不客气了啊,谢谢啊」,小姑娘一阵风卷残云,很快就
吃光光了。

  「没想到你人不大,倒是挺能吃的。」我打趣她说。

  「这实在太好吃了。你不知道,中午那个汉堡差点给我吃吐了」,说完小姑
娘喝了口水。

  「吃个汉堡都不习惯,这一年有够你受的了」。

  「是啊,我现在都想念国内的饭了」,刚说完,她的手机叮铃响了一声,小
姑娘拿出手机一看,抽身就走。

  「我上去一下啊,那个那个,碗你放那,等下我来刷啊。」

  「没事吧,你这火急火燎的。」

  「没事没事,我男朋友上线了」,说完跑上楼去。

  男朋友,不知为何,我竟突然感到一阵子失落,收拾碗筷的手不知不觉停下
了。我竟自笑了,我莫不是疯了吧。把碗筷收拾好,就继续喝茶去了。

  楼上阵阵说话声,有一阵还挺吵,停下后一会儿,小姑娘下楼来了。看脸色
不太好,一看碗筷已经洗了,回身又想上楼去。我叫住她说。

  「芳美,有个事我说一下,你有时间吗?」

  「嗯,什么事?」

  「既然你租住这里,咱们得简单签个合同,其实都是网上下的标准格式,你
看可以吗?」

  「哦,签合同?我看看啊。」说着从我手里接过去。也就两页纸,她翻看起
来。

  「你主要看看租金,起止时间,注意事项那几段,比如我不能随便进入你的
房间啊,回家时间不能太晚,损坏东西约定什么的,其他就是格式套话了」,小
姑娘大概看了看。

  「嗯,我相信你,只是交租金时间能不能灵活点呢?,有时候我怕钱不能及
时到账。」

  「可以,合同是合同,实际操作可以灵活些,相互建立信任了,怎么着都好
办。」

  一大堆英文套话,小姑娘也不愿多看了,拿笔就签字了,一式两份。

  收好合同后,我又说。

  「你回去再好好看看,有问题咱们再商量。」

  「好的,好的。」

  「对了,叔叔,不不,Jack,明天我去学校报到,第一天我还不认识路
你能不能送我一下?」

  我心想,还算顺路,又有和大美女同车的机会,为什么不呢?正想着,小姑
娘以为我不太乐意。

  「就这一次哦」,说着伸出一根手指,指如剥葱,纤细而修长。

  「可以,没问题,那你可得早点起床啊」

  「好好,肯定可以的」

  4。同住

  第二天早上,由于时差,小姑娘早早就醒来了,哗哗的洗澡,吹干头发,花
了一个多小时。心疼我的水费啊,加州本来近来就缺水,也不知道省着用,我洗
个澡顶多也就十分钟。

  早餐我煮了速冻馄饨,多煮了一碗,小姑娘倒不客气,吃的挺香。

  周一早上是湾区是最堵车的时候,走走停停的,搞得我不胜心烦。小姑娘倒
不在意,一直看手机。

  「到了学校,你自己去办手续啊?」

  「哦,我联系了个师姐帮我,其实也就注册一下。」

  说着说着就到学校了,小姑娘开门下车,说了几声谢谢,还说晚上她自己能
回去,就走了。

  平平淡淡的一天。当我晚上回到家时,小姑娘已经在家了,估计时差来了,
又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小姑娘早早起来准备出门,可老天偏偏下起雨了,哗哗的还不
小,这对干旱的加州还真少见。她又折返回屋里,到客厅看到我正吃早饭。

  「Jack,你有伞吗?能不能借用一下?」

  「有,就在门口的柜子里,我来找找看。」

  说着我起身走到门口,一边开柜子一边说道。

  「要不今天我还送你过去,这一下雨公交车就不准点了」

  「哦,真的方便吗?」

  「没问题,下雨特殊情况嘛」

  「那太好了。」

  「时间还早,你也吃点早饭吧,有鸡蛋」

  「那我不客气啊」

  说完拿了一个鸡蛋在手,对我莞尔一笑。可能昨晚没吃饭,她看起来饿了。

  在车上,一如既往的堵车,小姑娘玩着手机。

  「哎,芳美」

  「嗯」

  「其实,早上送你到学校顺路,要不我搬走之前,你早上就坐我的车怎么样?」

  「那,真的方便吗?」

  「没什么不方便」

  「那多不好意思」

  「要不这样,隔一阵子给我加点汽油,就算你不白坐车。」

  「好好,可以,应该的。」

  到了学校,小姑娘急匆匆的上课去了。不知不觉,小姑娘已经开始依赖我了
——男人,都很享受这种感觉。

  晚上回来后,听见小姑娘正在她房间聊微信,隐隐约约好像在质问她男朋友
这两天在干嘛去哪里了,还嫌对方讲话不耐烦了云云。昨天还聊得甜腻腻的,今
天就斗嘴了,现在的小情侣们啊。

  等她聊完了,我喊着问了一声,你吃饭了没有。她说没呢,我说我做了西红
柿鸡蛋面,一起吃吧。

  「我说这么香呢,谢谢啊」

  「不客气,又不是什么大餐」

  「这很好了,学校里的饭又贵又难吃。」

  我俩就这么边吃边聊,恍惚间有一种错觉,我们好像一家人似的。

  「对了,芳美,我不是正在找房子搬出去吗?」

  「哦,什么时候搬?」

  「还没定,快了。但我还没有找到和你分租这个房子的人呢?」

  「哦,那我一个人住?」

  「看来你要一个人,但有个问题,就是网费,水电费需要你承担,因为只有
你一个人用。」

  「是吗,那一个月得多少钱啊?」

  「那得看你用多少了,估计150到200元吧」

  「啊,这么多啊?」

  小姑娘放下碗筷,似乎犹豫了。

  「这当初没说要交这些钱啊?」

  「水电网都是缺不了的,谁用谁交钱,合同里说的是分摊,如果没人分摊,
只好你自己交了,你再回去看看合同?」

  小姑娘显然很为难了。

  「倒是还有个办法,看你认为合适不合适。」

  「什么办法?」

  「这样,我继续找和你合租的人,在找到之前我还住着地下室。以为我省下
了租金,水电网费都我来交。等那天找到合租的,你们在分担,我搬出去住,你
看怎么样?」

  「哦,那好,你住地下室可以?」

  「嗯,地下室也挺好,还能洗澡,这样咱俩都有私人空间。怎么样?」

  「行,那我不交那些费用了吧」

  「当然,我包了。」

  小姑娘显得相当释然,说了声谢谢,洗了碗筷,大长腿三步两步就迈上楼梯
去了。我不禁盯着她黑色打底裤包裹的浑圆的臀部,以后能天天欣赏着美女倩影
了,心里不禁一阵小激动。

  5。同吃

  就这样又过了一周,几乎是重复的日子。小姑娘选课上课,忙忙碌碌的,每
天晚上都会和男朋友视频通话,只是时间越来越短了。

  又到周五了,我买了些羊肉打算涮火锅,就忙碌着准备起来,当然是两个人
的量。

  正忙乎着,小姑娘进门了,打了个招呼说「做饭呢。」

  我说「是啊,等下一起吃吧,大周末的。」。

  这时只听她手机当啷一声,貌似来微信了。她说别等我了,就上楼去了。

  不一会儿,楼上她和男友大声吵吵起来,隐约听见是说钱的事,随后争吵声
嘎然而止,像是通讯挂断了。

  火锅调料一下锅,满屋子的香味。

  小姑娘下楼来了,边下楼梯边说「你做啥饭呀,这么香」。

  「火锅,过来一起吃吧」。

  「真的吗?」

  「一起吃,我一个人吃着也没劲」。

  小姑娘应了一声,过来准备碗筷,还说「我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开了一瓶啤酒,给她倒了一杯橙汁。小姑娘和了一口橙汁,眼里看着我的
啤酒问道「这啤酒什么牌子的啊?」

  「Heineken,要不要来点?」

  「行,我就尝一点点。」我有打开一瓶,小姑娘倒了了半杯喝了一口说,
「火锅还得配啤酒好」。

  我笑笑说,「没想到你一个小姑娘还挺能喝酒啊」。说说笑笑,气氛渐渐活
跃起来。

  「你男朋友和你同一个学校的?」

  「哦,不是,邻校的」

  「吵架了?」

  「别提他了,我说手头紧,想借点钱都不肯;说什么我不该来美国,烦死了。」

  「他也是学生呢吧。咋不找家人要?」

  「家人,更别提了。我妈没了,我爸又找了个,根本不管我。」

  「是吗,那你怪可怜的。」

  「唉,谁知道美国这消费这么贵」

  谈着,说着,吃着,羊肉和菜下去不少,两人也吃饱了。

  「我来洗碗吧,这菜都是你买的做的」,吃完饭,小姑娘说,说完收拾碗盘
放在水盆里。

  「别,有洗碗机,用它就行,你们女孩子的手娇嫩不是。」

  「那行」,小姑娘回头看我一眼,眼神有些温暖,微微一笑。

  我和她一起把碗盘放进洗碗机里,又说道,「要不咱周末就一起搭伙做一两
顿,你也可以买些东西凑一起」。

  小姑娘一愣。

  「反正,一个人的饭不值得大张旗鼓的做不是」,我解释道。

  「也行,那看情况吧,关键我也不会做饭。」

  「行,下周再说吧。」说完,小姑娘上楼去了。

  留下洗碗机的轰鸣声,和我寂寞的身影。

  不一会,楼上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小姑娘洗澡呢。洗完后,我听到浴室抽风
机没开,就上楼想去打开。一看浴室的门,看到地上有水,肯定是淋浴时浴帘没
拉好。

  「芳美!」我声音有些大了。小姑娘急急走过来,睁大眼睛一副受惊的样子,
头发湿漉漉的,如出水芙蓉。忙问怎么了,我告诉她后,不停说对不起。然后拿
布,蹲在地上擦水。小姑娘穿了睡裤,蹲在地上,露出一截腰臀,白里泛红的细
腰,盈盈一握之间,我不禁呆了,有一股触碰的冲动。

  「你看这样行了吗?」,小姑娘擦完了,头也不回的说。

  「可以吧。你可能还不知道,这的房子都是木头的,怕火又怕水的,得注意。」
我回过神来,说教道。

  「好好,下次我注意些。」

  「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我安慰她,然后就下楼了。

  躺在床上,想着芳美的腰身,翻来覆去睡不着。打开电脑浏览av网站,发
现日本女优明日花绮罗,脸蛋和身材都像极了芳美,修长身材天使脸蛋大眼睛,
比起女优可能奶子小些,但皮肤更白。看了几部片子,直到处理了欲望,才入睡
了。

  第二天早上,送小姑娘上学。我说,不好意思啊,昨晚着急,语气重了你别
介意啊。她说没事,是我不注意的。

  又是平平淡淡的一周,周末小姑娘和同学去了另一个城市玩不在。又转过一
周到周四的时候,小姑娘问我,Jack,明天搭伙做饭做啥呀,我买的东西凑
些。

  我想小姑娘汉堡吃多了,大概又馋中餐了。

  「你说呢,想吃啥?」

  「啥都行吧,我觉得你做啥都挺好吃的。」

  「是吗,那烧烤怎么样?羊肉串?」

  「真的假的,这也能做?」,小姑娘的表情似乎难以置信。

  「当然,这不难,用后院的烧烤炉就行。」

  「行行,那太好了,那我买点啥呀?」

  「你随便买两样蔬菜吧,其他我来准备」。小姑娘应了。

  一日无话。傍晚,小姑娘早早回来了,手里拿了青椒和蘑菇。

  「你还真是吃货啊,平时不见你这么早回来」我打趣她说。小姑娘不好意思
的笑笑。

  「外面的饭太难吃了,中餐也没个中餐味道。」「我买了这个,不知道合适
不合适。」

  「挺好,放那里吧。」

  烧烤很快弄好了,羊肉串,排骨,玉米,鸡翅等等,两人吃的不亦乐乎。

  「这啤酒很好喝,没什么度数啊,我上次喝了半瓶没什么感觉。」

  「这啤酒好,不会喝醉的」,小姑娘又倒了一杯。

  突然,小姑娘手机响了,微信视频,小姑娘直接接了,是她男朋友。小伙上
来就问,干嘛呢?

  烧烤呢,在后院。

  说着就急匆匆回屋去了。很快俩人又吵了起来,很大声。

  人家房东请客,吃烧烤,不行吗?

  就你们俩,你觉得合适吗?

  怎么不行,这儿的饭多难吃,你知道吗?人家房东好心,怎么了。

  你不可理喻。怎么,还喝酒?

  就喝了,怎么了?这的酒喝不醉。

  ……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吵了二十分钟,停了。

  一会,小姑娘下楼来了。说,不理他,竟敢挂我电话,婆婆妈妈的。说完又
开了一瓶啤酒,直接吹瓶子喝了起来。

  「别生气,你们年轻人火气大。」

  「才不呢,他小心眼儿」。
TOP Posted:2017-10-16 14:23 | 回1樓
东门庆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1678
威望: 681 點
金錢: 5439 USD
貢獻: 512 點
註冊: 2015-12-08


6。情变

  小姑娘赌气似的坐下,顺手抓起酒瓶子,翘起二郎腿,一举一动从来没见过
她这么豪放。

  「这什么人呀,动不动就挂我电话。」,说完喝了一口,俏脸含怒,却装作
满不在乎的样子。

  「男朋友吃个醋嘛,也很正常,说明他在乎你不是?」,我刚烤好几个肉串,
递了过去说。

  「他呀,根本不知道这边什么样,还以为我这儿天天享福呢。」,边说边吃
着羊肉串。

  「知足吧,现在给你拍个照,这还算受罪?」,我打趣道。

  小姑娘扑哧笑了,怕酒水弄身上,赶紧侧向椅子右边,长发散落,半掩白晰
的脖子,微突的锁骨。此时,身体呈S型,沐着夕阳的光,像是一幅画。我看着
不禁呆了。

  小姑娘花了好一会,才处理好她的笑和嘴里食物的冲突,回过神儿来。

  「哎,没听说过人家吃东西的时候,不要逗笑啊?差点给我噎死。」,小姑
娘笑着说,显然没有真的恼怒。

  就这样,边吃边说笑,直到天黑上蚊子了才进屋。期间,小姑娘不时地看看
手机,似是期望男朋友打过来,但手机一直没响。

  第二天是周六,一大早睡不着了,我就起来在社区里跑跑步,除了鸟叫到处
静悄悄的,偶尔碰到遛狗的人打个招呼。

  要说跑步,还是人家老外专业,运动鞋紧身裤跑步衫,ipod耳机加wa
tch,尤其女孩子,扎个马尾,一脸灿烂的笑容,青春洋溢。哪是跑步啊,分
明是在秀身材呢。不过我对西女没什么感觉,连av也从不看西人的。

  跑完步,心情大好,回家一进门,听到厨房里有动静。突然,小姑娘啊了一
声,腾腾腾就往楼上跑,远远瞥见她纯白色小短裤和吊带儿小背心,雪白的长腿。
原来是穿的太清凉,看见我进来不好意思了。

  不一会儿,烧水壶呜呜的响了,我刚关了火,小姑娘也下楼来了。

  「芳美,火开着时候,可不能离开厨房啊。」,我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哦,对不起,下次不会了。我昨晚吃多了,渴的要命。」,小姑娘满脸绯
红,头发也似简单整理过。

  「吃烧烤容易上火,得多喝水,我这有茶,你要不要试试?」。

  「我无所谓的,喝水就行了。」,小姑娘倒了一杯水,就上楼去了。

  因为和朋友约好了钓鱼,我吃完早饭就出门去了。其实朋友知道我不喜欢钓
鱼,只是约我出来散散心。看我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话里话外不断安慰我,劝
我走出离婚的阴影什么的,我也只好哼哼哈哈敷衍。

  朋友看我没事,就早早收了杆儿,到福满楼搓了一顿。饭后推推搡搡的结果
我买了单,临走了,我还叫了两个菜打包。

  「怎么,没吃饱啊?」,朋友问到。

  「饱了饱了,我现在孤家寡人的,懒得做饭,明天就吃这些了。」,心想鬼
知道这给谁的。

  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屋里没有一点动静,心里有些失望。用钥匙打门锁,
房门却打不开,原来从里面反锁了。我敲门加按门铃,好一会,屋里灯亮了。

  「谁啊?whoisthat?」,小姑娘的声音。

  「芳美,是我,开门吧。」

  小姑娘这才把门打开,边后退边说道。

  「哎呀,吓死我了,我以为谁呢。」,小姑娘拍着胸口。

  「还能有谁啊,敲了半天门你都听不见。」

  「奥,我正打电话呢没听见。」,小姑娘有些歉意。

  「没事,男朋友来道歉了吧?」,边说我边转进门来。

  「道歉?都一天没联系了,反正别想我先找他。」

  「你们小孩还怄气啊,给,帮忙把这个放在厨房一下,我去洗洗手。」,说
着我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

  「哎,什么呀这是?」

  「打包的盒饭,你吃了没?」

  「没…没呢,」

  「那你吃了吧。」

  「哦,不用了,你还是留着明天当午餐吧。」

  「没事你饿就吃了吧,我公司午餐管饭。」

  「真的吗?」

  「吃吧,下馆子打包的。」,我洗完手出来,打开袋子拿出盒饭给她。

  「呀,还热乎呢,真香。」

  说完拿来筷子,打开饭盒。边吃边说。

  「这不像剩菜打包啊,这么多。」

  「朋友请客吗,当然得多要点儿。」,我怕看着她吃她不好意思,我转身出
去收拾鱼竿去了。

  都说,要到达一个男人的心,最好的途径就是通过他的胃。我看这话对女人
也适用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吃货。

  时间又过了几天,平平淡淡的。小姑娘话不多,也很少下楼来,偶尔听到她
打电话,对方似也是女孩的声音。

  周三,在厨房碰上,我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就问道。

  「芳美,这几天你是不是住着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看咱也算半个酒肉朋
友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就行,能解决我尽力。」

  「没有没有,都挺好的,跟这没关系。」,小姑娘连忙说。

  「对了,不会男朋友还没找你吧?」,看来我猜中了,小姑娘叹了一声。

  「没有,总不能让我一个女孩去哄他吧。算了,我去写作业去了。」,说完
上楼去了。

  一连几天,小姑娘都闷闷不乐的,弄得我也不怎么开心,有时候开个玩笑也
笑不起来。周五也没有说一起凑着做饭什么的,各自简单吃了点就回房间呆着了。

  我家地下室的familyroom很大,是我看电影听音乐的地方。离婚
后,终于没人管我了,我搞了大屏幕投影,看电影看小片,重温权力的游戏,简
直爽呆了。

  「Chaosisaladder。」,刚听剧中小指头说了这句,就听到
楼上吵吵声和哭声,动静很大。我停下电视上到厨房,听见小姑娘在打电话,声
音比平时大很多。

  「嗨,没事吧?」,我上了几步楼梯,喊道。

  楼上门开了一下。

  「没事没事,不好意思」,声音带着哭腔,随后门关上了。可是声音依然很
大,清清楚楚的能听到。

  「玲姐,你告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这是芳美的声音。

  「你出国没几天,他们就开始联系了,昨天简直公开了,一点不避讳了,我
们才敢给你说的。」微信那边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你把拍到的照片全都发给我吧,我找他算账去。」,芳美几乎要哭出来。

  「你这隔着太平洋,怎么算账啊,你可别气坏了啊。」对方安慰她。

  「反正我让他说清楚吧。」

  「你问问吧,反正照片是千真万确,看他怎么解释。」

  「行,我挂了,回头联系你啊,谢谢。」随后,小姑娘叮叮当当拨微信的声
音,但似乎对方都没接。好久屋里都没声音,偶尔几声抽泣。听起来没事,我也
就下楼了,迷迷糊糊的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又听到楼上大声呵斥,似乎是小姑娘在呵斥她男朋友。我也
懒的去听,又睡过去了。

  7。醉酒

  又不知过了几时,我听到一楼厨房有当当的声音,我猜没准小姑娘饿了找吃
的。又似乎有金属的声音,莫不是小姑娘想不开寻短见吧?我可是房主啊,真出
事了吃不了兜着走,我腾地坐了起来,这一惊非同小可。

  我三步并作两步的爬上一楼,虽然没开灯,仍然看到小姑娘在厨房呢。不过
没有动刀,正拿着一瓶啤酒仰脖猛灌呢,旁边已有两个空瓶了。看见我过来,也
不招呼。

  「哎哎,酒可不是这么喝的。」我走过去压下她酒瓶。她又举起来。含含糊
糊的说什么明天买来酒还我。

  「不是酒的事儿,你这么喝伤身体知道不?到底为啥呀?」,当然不能说我
偷听人家电话了。

  「呜呜,那混蛋跟别人好上了,呜呜」,小姑娘突然一下子崩溃了,哭起来。

  「shi- shi…」,我这人一见女人哭就慌神了,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
只好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边说想开点想开点。

  小姑娘继续抽泣了几分钟,慢慢冷静下来。

  「别太难过了,不就是失恋吗?说明他感情不坚定,分了我看也不是坏事。」,
不知合适不合适,我总得说点安慰的话。

  「呜……呜」,一语戳中伤心事,小姑娘又开始哭了。

  「不哭了,不哭了啊,再让邻居听见报警了可不好。」,这一句果然管用,
小姑娘立即捂住嘴巴,大声抽泣,双肩一纵一纵的。一会儿抓住酒瓶子又喝起来,
我也不好再阻拦她。

  俗话说,借酒浇愁愁更愁。过了一会,小姑娘不哭了,迷迷糊糊的说着什么,
似乎咒骂她男朋友呢。

  「芳美,芳美,要不上楼去睡吧?」,小姑娘爬在桌子上。

  「要不我扶你上楼吧?」,小姑娘本来个子很高挑,此时蜷缩起来却显得娇
小了很多,我试着扶着她双肩起来,并不奏效,我只好把她一个胳膊架到我的脖
子上,让她站起来上楼去。握着她的手臂,揽着她的纤腰,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
体香。

  昔日里被她的大长腿跑上跑下的鄙视过的楼梯,现在可添麻烦了,小姑娘浑
身软绵绵的,想扶上楼梯可真费劲。试了几次不行,我干脆一个公主抱把她抱到
楼上去了,小姑娘迷迷糊糊十分配合。

  要换成同样一袋子面粉,我真死活扛不上去,可抱美女就大不一样了。但毕
竟现在体力大不如从前了,喘着气把她放到床上,差点也跟着扑到床上去。

  看着她娇艳的脸庞,白皙的脖颈,起伏的双峰,牛仔裤包裹的长腿,腰部还
露着一截小蛮腰。我咽了咽口水,把她腿摆正顺手抚摸着,年轻,真是好啊。

  「我告你啊,我跟你没完…」,小姑娘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把我吓了一跳。

  告我?我也没怎么着你呀。转而一想,哦,不是说我呢,准是还在抱怨她男
朋友呢。

  不过,这也让我头脑一下子清醒了。

  本人一向为人正派,哪能趁人之危啊,这传出去多没面子。再说万一,小姑
娘醒来报个警,会不会坐牢先不说,丢工作受调查给律师送钱几乎是板上钉钉的
事。

  想到这里也是兴致全无,给小姑娘盖上毯子,关了灯就下楼去了。

  回到我的屋里,躺在床上欲火难耐,辗转难眠,脑子里全是那青春洋溢的肉
体,娇艳的脸庞,性感的长腿。心里骂道,Jack啊Jack,yousuc
hacoward!到嘴边的肥肉你都不敢吃啊,再说了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喝了这么多酒也没强迫她,就算报警又能怎样?

  妈的,老子豁出去了,就算揩揩油也好。翻身起床,悄悄摸到楼上,似乎一
点动静也没有。

  推开小姑娘的房门,先是一股难闻的味道,打开灯,我整个人惊呆了。

  小姑娘竟然吐了,床边地上一滩。天,我的新地毯啊!

  芳美!芳美!!

  根本叫不醒她,难道要我来替她收拾这些吗?不行,我得保留现场。

  这时的我早已性趣全无,和着屋里难闻的味道,连她半露的酥胸看起来也不
那么吸引人了。

  天也快亮了,我下楼去,关上房门,心情复杂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很晚,来到厨房,听到楼上有动静。边说芳美你起来
了吗,边上楼去。

  小姑娘应了一声,我走到她房门看到她正蹲在地上清理,看到我过来,小姑
娘赶紧说。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一定收拾干净的。」,小姑娘小声的几乎
哀求的表情。

  「怎么,昨晚吐了?」

  「对不起啊,,我一定收拾干净的。」,小姑娘刚洗完澡的湿发,一副楚楚
可怜的样子。

  我也发不起火来,但仍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弄干净啊,你试试吧。」,说完我就下楼了。

  在厨房热早餐,过了一会,小姑娘下楼来了。

  「Jack,还是不太干净,怎么办呀。」,小姑娘站在楼梯上说。

  「我看一下」,说完跟她上楼。

  「这不行啊,得要专门的清洁公司来做,他们有专门机器」。

  「啊,那得多少钱?」

  「200刀差不多吧,我不太清楚。」

  「哦,要不你找人来弄,回头我给你钱,我不懂这些,行吗?」,小姑娘自
知理亏,倒也痛快。

  「也行吧,我看看吧。你开窗通通风吧。」,小姑娘见我语气缓和了,忙说。

  「好的好的。」「对了,Jack,我昨晚怎么上楼的。」

  「怎么上的?我架着胳膊拖你上来的,你——很——重,你知道吗?」,我
笑着说,气氛缓和了许多。

  「哦这样啊,谢谢谢谢。」,小姑娘被我说的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你也别收拾了,回头我请人清洗地毯吧。咱们该出发了。」,我语气变得
平常一样。

  「哦,我今天不上课去了,不舒服想休息一天。」

  「那好吧,你休息吧,男朋友的事想开点,别再喝酒了」,小姑娘不好意思
的笑笑,说不会了。

  说完,我就下楼上班去了。
TOP Posted:2017-10-16 14:24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